每年开春,回暖的北京迎来影迷圣诞北京国际电影节。从上周售票那刻,几十秒内热门影片一张不剩。今年重磅单元致敬大师安东尼奥尼,甚至很多影迷毫不犹豫地买了套票。迷影的方式是多样的,不在影院同样可以致敬安东尼奥尼,今天给大家推荐他的重要作品。

在这个异化的世界,我们像安东尼奥尼呈现的茫然的居民。在彩色的《红色沙漠》里被安东尼奥尼的现代工业美感,和视觉冲击感十足的色彩所折服,但在他黑白影像中是更加沉重的人性思考。

《奇遇》作为安东尼奥尼的现代爱情三部曲之一,与费里尼《甜蜜的生活》类似,通过狂欢热闹反衬内敛的疏离。长镜头、空镜头、中远景与巧妙的环境音相结合,将寂寥迷茫的内心世界外化,将精神世界荒漠影响化。

影片的开始,以一场不愉快的对话毫无章法的揭开电影的序幕。在父亲的眼中,这是一个为了男人弃自己而去的女儿,在女儿的心中,早已习惯的孤独放弃的是自己与周遭世界的联系。

安娜是整部影片中最先洞悉孤独与熟悉并极力想摆脱现状的人,以她开头却没有以她告终。在以为她是主角的时候,她神秘的消失了。可以把安东尼奥尼理解为不可知论者,在他的影片里,没有必然性。影片里的人物并不像萨特或者梅罗的追随者那样,不会热切的要把本质归到存在中去,在孤独感中大不了选择消失,在消失中获得自我。

带有希区柯克式的侦探片的样式,而观众也在搜索下一个叙事中心。每件事情都笼罩着不确定性,构成一个模糊光环的世界。按照旧有的逻辑,安娜的去向应该就是整部影片叙事的结点,也应该是影片情节发展的最主要的推动力。不按套路出牌的安东尼奥尼,成功地让观众感受到无形的焦虑和压迫感。

反传统反情节的叙事方式,是《奇遇》在现代电影中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原因之一。完全打破了传统叙事的框架,却与艺术电影的叙事模式不谋而合。叙事手法不是为了炫技,终归是要为电影本身服务。反传统叙事方式所呈现出影片破碎的故事和焦虑的情绪才是影片成功的原因。

电影的其他情节也贯穿着这种留白。安娜的消失,整部影片没有在做交代,这是一个巨大的“留白”。电影的结束,桑德罗追逐着哭泣的克劳迪娅,镜头遥远的观看这两人的哭泣,而关于遭受背叛的爱情何去何从,电影截然而止。

影片中多次出现窗户或者门的镜头,留给观众的是一个背景和看不全的外面的世界,窗子与门是空间的延伸,面对未知的世界,一次次的打开与世界相接的门,最后其实什么也不会发生,孤独与疏离是每个人不可摆脱的常态。

导演看似不经心的每个镜头都隐含心机,门与窗以及背景同样也是每一个观众的姿态。

每个导演都有自己喜欢的演员类型,比如费里尼最适合拍玛茜娜、戈达尔镜头里的碧姬芭铎最迷人,而莫妮卡则是安东尼奥尼最佳缪斯。

《奇遇》标志着意大利现代派电影的逐渐成熟,更彰显着安东尼奥尼迷人的电影美学。在这场电影奇遇中,我们都在寻找刺激寻找短暂的激情,一直追求也一直在失去。他早期的纪实影响风格受新现影响,而在《奇遇》后他试图建立一套新的视觉语言和叙事方法,显然他是成功的。

闽南网推出专题报道,以图、文、视频等形式,展现泉州在补齐养老事业短板,提升养老服

By kaiyu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