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发布】10月20日0时至24时 天津新增59例本土阳性感染者 均为管控人员

·和平区卫华里社区联手企业开展学习交流活动 “邻里课堂”共话党的二十大报告

一群年轻的巴西官兵从军车上爬下,沿着一条小道走入亚马孙丛林。一块写着“眼泪从这里开始”的告示牌赫然在目。

天气酷热难耐,每人肩扛两个沉重的背包、挎着两杆步枪,步履沉重。几名士兵被绊倒在路上,遭到教官的斥责。他们吹着哨子,命令摔倒的士兵不要依赖队友帮助,自己站起来。队伍随后趟过一条齐肩深的溪流,惊动了两条欢快的美洲鳄。

这一切如同电影《冲突亚马孙》里的场景,但这并不是电影,而是巴西军队所特有的丛林训练。9日起,这支100多人的队伍在巴西“丛林战斗培训中心”开始为期10周的训练课程。

在巴西,广袤的丛林在军事上拥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它覆盖着520万平方公里土地,其中河流纵横交织,是许多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巴西亚马孙丛林与周围七个国家接壤,边界线万公里,是贩毒、走私武器和其他违禁物品的天然通道。丛林中,非法的砍伐和放牧行为不仅破坏环境,还经常导致件。但因丛林地形复杂、通信信号差,再加上无处不在的危险,政府和警方对这些犯罪行为往往鞭长莫及。

为此,巴西军方制定了开发亚马孙丛林的计划。上世纪60年代,环亚马孙高速公路破土动工。亚马孙地区的驻军也逐年递增,已达到如今的2.2万人。因此,训练士兵如何在丛林中生存和作战显得尤为重要。“丛林战斗培训中心”应运而生。

“丛林战斗培训中心”总部位于巴西的马瑙斯。中心指挥官陆军少尉古斯塔沃·索萨·阿夫雷乌在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是训练出丛林武士。我们将这些士兵称为亚马孙守卫者。”

这所学校始建于1964年。那个时代,在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的丛林中活跃着许多支游击队。阿夫雷乌说:“如今,情况不同了。但我们仍需保卫我们的领土。

训练课程开始时,上尉马里奥·布拉耶尔将丛林战士的纲领告诉了学员们:“胆敢侵犯我们亚马孙的人,必将付出惨痛代价。”学员们大声喊着这句话。

这些学员全是志愿来自各个亚马孙地区兵营的军官和军士。他们中大部分来自巴西东部各州,如圣保罗州、米纳斯吉拉斯州和里约热内卢州,对丛林知之甚少。

“丛林会让人恐慌与害怕。他们应该学习如何保持冷静,进行思考,”少尉安东尼奥·桑托斯·菲约说:“对熟知丛林的人来说,丛林就是一个大型购物中心。对不熟悉丛林的人,它却是地狱。一旦学会了利用丛林,在这里,你可以找到一切你所需的。”

在训练中,学员们将学会如何像猎手一样思考。坚果、蔬菜、蛇、鱼或野猪都将称为他们的食物。印地安向导们将教他们如何打猎,如何采集植物入药。学员们还将学习如何凭借星星和月亮辨别方向,如何在恶劣的环境下持续行军,如何巡逻与战斗。此外,如何在密布的河道中前进,如何重装泅渡也是学员必配的技能。

大部分的训练将在马瑙斯东部的亚马孙南部地区进行,这里占地1150平方公里,树林茂盛。

在前往训练基地的路上,学员们途经一处地点,看到一个桌子上放着几壶果汁。一位教官问道:“谁想要果汁?”但没有一个学员接受这份“馈赠”,因为这代表着软弱。

在训练中,学员们的名字不会被人提及,替代它们的是他们帽子上的号码。每次,学员跟教官讲话结束时,都喊上一句“丛林”。

这种严格的规定并非无稽之谈。一位教官解释说:“他应在身体上做好准备,但更关键的还是心理上的准备。他心理上会有一种持续不断的压力,像在战斗中一样。”

由于训练异常艰苦,训练两天后,最初的103名学员中有17人离开了队伍。顺利完成训练的学员将返回兵营继续服役。

过去40年间,共有4026名军官和军士完成了丛林训练,其中345名来自外国军队,包括巴西的邻国以及法国。(完)

By kaiyu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